观察不祥之物
微博@观鸦
头像by云浮神隐

正经写 正经写
但是不会起名字……
之前那版删了 太草稿流了(捂脸)

+

- 生活哲学

撇去姓名、家庭地址、工作单位
和肉身
撇去交谈,替代以梦幻呓语
孤独的上帝,被巧合二字击撞
支离破碎
于是再勺勺喂入潜意识、时间和时间分泌物
作为精神药品

盲眼之后,臆想成为冒险者绝佳的天赋
而真相与真像,永隔一梦
无数个造物主手握一柄尺,以丈量
更为反常的真实
真正的美绽放在上帝的视角里
与命运一同
解构于你的眼睛

+

人类可以毁灭,但世界却唯有万古长存才能不负我一腔爱意。我特别自私,但我觉得我自私得还算有理。

+

万物尽披圣灵衣。

+

narcissus

+

午夜的疯子与愚人国

欢笑中 啜泣里

白昼把我灵魂拉紧

借午夜偷喘气

化泪妆演喜剧

日光将我溺毙

黑暗治愈挫败足矣

写荒唐 书得意

将愚人做把戏

自负的新诗人 歌颂时代龌龊

拾起笔杆 想把垃圾都写进诗歌

手捧紧现世的  废纸玫瑰一朵

末日未至 且拿大把光阴去消磨

浊世间 清醒客

若提风雅别排除我

疯癫的 梦呓者

以虚伪谱情歌

不纯善 也非恶

中间值也成为过错?

匍匐着 狂笑着

重建这愚人国

自负的新诗人 歌颂时代龌龊

拾起笔杆 想把垃圾都写进诗歌...

+

幻觉


那支悲哀的歌
渗过他的手掌
她的吐息缠绵温暖
绕上他的手指

耽溺于谎言的歌女
吟游之际,似能听见蝴蝶梦呓
她自甘被蛛网缚住
然后不可避地落入镜花水月

邂逅一张陌生的脸孔时
偶能预见他的死亡方式
究竟是死于爱而不得的结果
还是死于愚己的谎言
到底是同一种悲惨

+

发觉这辈子还有很多路要走。

+

2016.10.27

+

[填词]聆秋相思令

[状态:未发布]

绫:

风落秋气 吻寒香

岚依静渚 露结星霜

重寒不扫 薄暮栖光

厌短昼 缠心事 又恼夜长

依:

轻捻碧罗 蹙白梅

弯蛾似惹 空山冷翠

谁抚玉盏 泻了清辉

狸花跑 绣虎闹 共扫白云归

绫:

独夜羡风月 披雪锦揽腻云

郁郁慰旧忆 靠山亭醉山音

倚帐思君子 愿招莽莽软红

临川歇瘦马 妄褪风雨烟青

依:

不恋飞花时 万世芳菲谢去

仍害相思苦 涉静水隐深庭

纤指衔朱砂 点兰秋描故梦

冷夜织密雨 洗莲池误尘心

绫:

风落秋气 吻寒香

岚依静渚 露结星霜

重寒不扫 薄暮栖光

厌短昼 缠心事 又恼夜长

依:

轻捻碧罗 蹙白梅

弯蛾似惹...

+

[填词]千秋一梦赴山河

[状态:未发布]


天豁水远携月没,行舟一苇擘银河。

拟做凡间歌行人,王侯岂知山河色?


驾瑶象兮乘玉虬,访四极兮游九州。

花溪近畔枕良宵,芳汀一隅搴烟萝。

抛锦却绣归去也,乐共松籁哦,

逍遥快活且漫说。


南畴华兮朔凶水,西雷渊兮东青邱。

天地自应顾颛民,风吹雨散润嘉禾。

而帝不恤百姓生,又况闻民瘼?

惧来者身填沟壑。


紫阁浮霭可障日,难阻鸷鸟奋六翮。

不学瑞阙竞轩冕,但效崔君劝长生。


驾瑶象兮乘玉虬,访四极兮游九州。

花溪近畔枕良宵,芳汀一隅搴烟萝。

抛锦却绣归去也,乐共松籁哦,

逍遥快活且漫说。


骑白鹿兮舞元鹤,揽朝云兮上琼楼。

舍金...

+

妖行记·折骨伞(六)

乐正绫的那个计划在番外应忆枝上月里有提过一点,想看的可以看一下,当然不看也完全不影响理解【。此外因为我本人水平和自我要求的关系,剩下的部分会在几个月之后一起放出,而且整个系列都会大修。


  【壹】


  翌日一早,天光晴好。

  床里侧的洛天依侧着身子梦魂半醒的时候,首先察觉到身上负了只重物。

  起初她并未过多在意,毕竟此刻瞌睡虫尤在作乱,无论如何均以睡为第一要务,她便只当是自己睡姿过于凌乱,将枕头翻到了身上去。

  但那重物竟动了动。

  洛天依心下生疑,但灵台却被蒙蒙睡意的雾扎实地笼住了。她迷迷糊糊地想,许是自己还在做梦?

  正要一头继续昏睡,忽感到身上那重物的行止...

+

FM有毒,停止摸鱼,我要管住我手。

其实p1p2都是为了调戏基友写着玩的啦2333

+

【Fukase×moke】夜与酒【FM电波组】

深夜发车,新司机练手作,腹黑攻F&傲娇受M,BL纯H慎入,三观与节操尽数粉碎,未满18岁者请勿在父母陪同下阅读,否则可能面临被殴打的危险,作者对一切风险概不负责,谢谢合作。

  想看的戳 这里

+

取关了一部分人,倒不是说讨厌他们,而只是想杀死过去的一小部分自己而已。

+

妖行记·折骨伞(五)

  【壹】


  墨清弦哭过之后,便沉沉地睡下了。锦被掩了她的口鼻,她的刘海凌乱,眼睫上还挂着颗颤巍巍的泪珠,凭白惹人怜惜。

  立在床侧面无表情的乐正绫想,自己是不是有些冷血自私。

  自己这是在逼着墨姐做决定。

  世间安得两全法。这个道理,除了尚不通人情世故的稚龄小童,世人莫不识得,可肯面对现实下狠心做出决断的能有几个?大多数都是如墨姐这般性善心软的可怜人。那宿于妖伞中的恶灵生了歹念,想拉墨姐共赴黄泉,墨姐本身虽也舍不得让这恶灵孤身赴死,但她同时也不愿自己的殒身造成亲友心灵的创痛,于是便处于两难的痛苦境地。

  大约墨姐是将这恶灵与那名唤徵羽摩柯的少年搞混了。说来也可笑,生魂...

+

无题

  人们只对新鲜的事物产生爱意,而每样事物都有保质期。

  怪只怪爱是个没有魔力的词,无力抵御时间的洪流。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不会把新鲜感与爱搞混,尽管我明白这个愿望根本不可能实现,因为我自己就是经常混淆二者的队伍当中的一员。

  而且可能永远是。


  无知与爱共生。


  “我牢记我的童年,那时太阳初升,好像我的游戏的小伙伴,常常带着每天早晨的奇观闯到我的床边;

  ……

  那时,夜间潺潺的雨声带来了仙境的梦,黄昏里的母亲说出了繁星的意义。

  而且我还想起死亡,想起幕布升起来了,新的早晨来临,我的生活在爱的新鲜的惊喜里觉醒了。”

        ——《泰戈尔诗选...

+

【言战】应忆枝上月

-算是折骨伞的一个小支线,写的是言战初遇,时间在阿绫认识天依之前。


  时值新秋,月上中天,光华皎皎。

  今日恰是中元节。

  言和拨开长长的衣摆,盘起腿坐在屋顶上,身侧摆了一碟小菜,和一壶好酒。她嘴上闲不住地磕着瓜子,温吞的目光投向远处浩瀚的灯海,眼底幽幽淌着朦胧空寂的光。

  一阵微风过,身后屋瓦上传来轻微的嘎吱声,一个掺着调侃意的声音传过来,一如既往地讨打:“一个人躲在这儿喝闷酒?我说言大小姐,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废什么话,这酒菜还不是为你准备的?”言和背对着那人,头都不回,象征性地拍了拍身侧空位,一副又熟稔又敷衍的姿态,如对待多年老友,“过来坐。”...


+

天谕截图存档

会看心情添新图

+

妖行记·折骨伞(四)

  【壹】


  洛天依不是第一次见到徵羽摩柯了。

  之前在恒隆酒楼教训完那个纨绔子弟以及他的跟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他。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入包厢,并站在青花瓷瓶旁观看了洛天依整人这一场好戏的,亦没人知道他是为什么在一家人满为患的酒楼里徘徊游荡,而不是行走在荒野山村等人烟稀少的地方。但洛天依对这两个疑点并不感到奇怪。

  因为徵羽摩柯并不是人类。

  他是人死之后出窍的魂。

  魂者,精气也。因为是魂,所以寻常人以肉眼根本无法得见,唯有洛天依所属的天师一族才能凭借自身法力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因为是魂,所以如无根浮萍一般漂泊于茫茫天地间,既以天地为家,也就无所谓身处何地;因为是魂...

+

【言战】蝴蝶骨

*内含少量R15注意。一篇速产物,纯为了发糖写着玩,祝食用愉快XD


  1.


  双手交握着坐在床上的lorra有些不知所措。

  她没想过自己竟有机会见到这样一幅画面。

  深夜,酒店,窗外灯红酒绿,室内恬淡宁谧。窗帘半掩,床头灯发出温柔朦胧的光线,给室内的一切陈设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色轮廓,包括站在lorra面前的那个白色短发的人。打扮中性的少女背对着lorra一件件褪去衣服,从外套到白衬衣,犹如蝴蝶褪去它的羽翼一般,于华丽中显露出一股矜持的优雅。言和侧过脸时,下巴绷紧的弧线会变得尤其明显,隐隐透出一种鲜明迷幻的性感,而当她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斜斜地瞟过来时,眼神中则会露出淡淡...

+

© 观鸦 | Powered by LOFTER